Category Archives: 随笔

hexo备份相关

自从上次使用重装系统又重新配置hexo之后,就一直对hexo备份的问题念念不忘,曾经查到相关信息,可以从hexo托管的那个项目里新建一个分支,将markdown源码和themes主题文件放到这个分支里,就可以实现源码备份了。
Continue reading

没别的想法,就是想存一下雷总20年前的汇编代码

以前从来没黑过我雷总,但是,也没有说多关注他,只是比较看好小米手机的发展。今天,我正式宣布,成为雷粉,武大计算机系、两年修满四年学分、汇编语言满分通过、写过大大小小各种软件、参与编著《深入DOS编程》一书、投资了多个有潜力的企业、带着小米在安卓市场杀出一条血路,这tm就是神啊~
(PS:下面这个汇编代码,2185行) Continue reading

记在丁酉年末、戊戌年初

又是一年除夕夜,又是一年不眠时。
今天,回顾了记于丙申年末的博文,沉默……但还是继续今年的年终总结。

1月

1月按阴历还是丙申年,那时候,大概是在等上一次考研的成绩吧~不过,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希望渺茫,或者,根本不想面对那次的结果,意料之中,情理之中的结果,一败涂地。 Continue reading

递归问题

递归的分析

实例:

汉罗塔(A,B,C三个点位,要求把A位完全移动到C位,只允许小的在大的上面)
汉罗塔

def move(n, a, b, c):
    if n ==1:
        print a, '-->', c,  a,'_',b,'_',c
        return
    move(n-1, a, c, b)
    print a, '-->', c, a,'_',b,'_',c
    move(n-1, b, a, c)
move(4, 'A', 'B', 'C')

分析:

  递归,算法编程中常见的一种方法,函数调用自身,一种十分优雅的解决问题的方法。主要构成分为基线条件和递归条件两种。
  基线条件(base case):规定函数自何时起不能再调用自身,防止出现死循环。
  递归条件(recursive case):函数调用自身
  在实例函数中,if条件引导的就是基线条件,当n=1时,函数终止调用自身,并跳过下面的步骤,直接返回调用该函数的那一层。
  汉罗塔的递归思想的源头在于,他的拆分逻辑,要想把上面N个从A移到C,要经过三步:
  1、把上面N-1个从A移到B
  2、把第N个从A移到C
  3、把B上的那N-1个从B移到C
  这个例子就完美的使用了这儿方法,函数所有的移动都是以a位移向c位,引用时只需要把移动前的位置值传给a变量,把移动后的位置值传给c变量,就可以做到完美的递归引用。再从其中嵌入基线条件,确定当只存在一个需要移位时,直接移动,并且,直接跳过下面的步骤返回调用函数的那一层。
(PS:其实写这个东西就是为了从例子开始,做反推联系,读懂代码并不意味着能够构造出相同思路的代码)


附录:

例子的整个流程
从上到下分别为1,2,3,4

4ABC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234从A移到C
    3ACB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23从A移到B
        2ABC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2从A移到C
            1ACB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从A移到B
                P-AB                    //把1,从A移到B
            }
                P-AC                //把2,从A移到C
            1BAC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从B移到C
                P-BC                    //把1,从B移到C
            }
        }
                P-AB            //把3,从A移到B
        2CAB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2从C移到B
            1CBA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从C移到A
                P-CA                    //把1,从C移到A
            }
                P-CB                //把2,从C移到B
            1ACB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从A移到B
                P-AB                    //把1,从A移到B
            }
        }
    }
P-AC        //把4,从A移到C
    3BAC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23从B移到C
        2BCA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2从B移到A
            1BAC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从B移到Chttps://youthliuxi.cn/wp-admin/media-upload.php?post_id=557&type=image&TB_iframe=1
                P-BC
            }
                P-BA                //把2,从B移到A
            1CBA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从C移到A
                P-CA
            }
        }
                P-BC            //把3从B移到C
        2ABC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2从A移到C
            1ACB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从A移到B
                P-AB
            }
                P-AC                //把2,从A移到C
            1BAC{               //主要目的,把1从B移到C
                P-BC
            }
        }
    }
}

Mr. left叨逼叨之第三种话

  领导打来电话问:“你现在忙么?”你该怎么回答?忙?完蛋了,领导会怎么想,哦,我找你你就忙,你是真忙还是假忙,就是不愿意做我布置给你的工作是吧,哎呦呦,这样的员工,要不得要不得,给机会好好工作都不想做,没有上进心;不忙?也完蛋了,我怎么给你打电话你就不忙,你是不是想逮着一切的机会拍马屁,还是说,你真的不做工作,每天都很闲。两头都是死,怎么办,在这种选择的生死存亡档口,请学会说第三种话,领导:“你现在忙么?”你:“我马上来”。干嘛,忙不忙是我的事,既然你有事找我,我就给你办事好喽~
  女朋友发消息:“你在干嘛?”你该怎么回答?“我在打游戏”。完蛋了,死定了你,打游戏都不知道陪我,是不是不爱我了,你打游戏都没给我报备好么?再说了,你回答打游戏都这么理直气壮,打游戏有理么?你这个没有上进心的人。“我正在想你啊”,又完蛋了,油腔滑调,我给你发消息你就在想我,那,不给你发消息你是不是就不想了?回答的这么顺,别的女生给你发消息,你是不是也这么回答啊!
  我想了一个有待考证的答案:“我也想你”,事实上,大家都很忙,只要是聊天的时候发,你在干嘛?这种引话题的话,都是在表达“我想你了”。那么,对应着话外的意思回答就是:“我也想你”。既懂了女生的心思,又表达了自己情感,并且,还相对安全,毕竟,这种回答需要多想一层,也相对暧昧,比“我正在想你啊”更难说出口,只要男朋友不是暧昧成性的人,都不会随便对女生表达这么暧昧的话语。更重要的是,这句话其实很甜,而且还要多想一层,女生的反应看到先是一愣,然后想清楚了以后,被甜到了,就瞬间不会多去思考一些其他的东西了。在女生的处事过程中,情感的因素相对占据一定的主导地位。
  而回答“我正在想你啊”为什么不够安全,因为,这句话其实是在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,很可能你的这个回答就在女生的预想回答之中,她不需要过多的思考就知道你这句话想要表达什么意思,尤其是其中会包含什么样的情感信息,要知道,她们是对情感极度敏感的人,作为男生,用直接的话语表达情感的那点小九九,在女生那里,就是小孩子过家家,不入流的。

Mr. left叨逼叨之相处

(一)

曾经听到这么一个故事,一个男生在家里是独生子,在家很受宠的那种,基本上是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。到了一定的年龄,家里人都在愁他这样怎么能有女生受得了他,女生得多么贤惠才能像父母一样照顾他。

然而,事实并非如此,他领来了女朋友回家吃饭,饭桌上,他一反常态的各种照顾女朋友。故事的细节记不清了,只记得他妈看到这一幕说的那句话:“我给他剥了这么长时间的虾,确是在最近才知道,原来他也会剥虾。”

父母把他当巨婴,他便是巨婴;女票把他当暖男,他便是暖男。人是会随着别人对自己的认知而改变的。所以,一个人对你是什么态度,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你把他放在什么位置。

曾经被我奉为真理的一句话“当你仰视一个人的时候,请一定不要和她在一起”,期初我对这句话的理解仅仅是,不对等的恋爱关系是不会长久的。但这种理解并不存在任何的因果对其进行解释。现在差不多可以解释了。

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外乎有三种:

“你有空么?我请你吃饭。”“有啊,有啊,有啊,我随时都有空,看你的时间。”
“你有空么?我请你吃饭。”“还行吧,刚忙完一件事儿,这周六有空,你呢?”
“你有空么?我请你吃饭。”“请我吃饭?干嘛?有事儿说事儿,我最近不太想出门。”

你把ta当神,ta便会轻视你的存在,两个人要想长久的走下去,必然是类似于第二种关系。彼此吸引,又各自独立。不完全屈附于对方,又不轻视对方。

屌丝备胎是怎么来的?并不是你的女神足够的高冷,而是你自己把自己看低了。那种,自己看轻了自己,去拿全部的时间取悦一个人,结果对方完全不领情,到头来,便是本我和自我演了一出戏,落幕的那一刻,还要写篇文章《爱你,使我低到了尘埃里》

Wtf?这是人家的错么?分明就是你自己看轻了自己。一边在愁,为什么女神都这么高冷啊,都不理我,一边自己听着林宥嘉的《浪费》

“没关系你也不用给我机会,反正我还有一生可以浪费…没关系你也不用给我机会,也许我根本喜欢被你浪费…即使要我跟你再耗个十年,无所谓…”无所谓?我去,牛X~
但是呢?人家林宥嘉,一边唱着歌,一边搂着自己的老婆,你呢?分手的原因只是因为右手受伤了。

孩子,这不是痴情,是卑贱。生而为人,你需要有自己独立的思考,独立的见底,独立的生活,而不是完全的依附于别人,取悦着别人。

有理,有力,有节,并不一定局限于爱情。其实任何时候都是这样。

(二)

曾经有个妹子跟我说,她觉得自己之前太好说话了,她通过自己和身边人的相处中发现,她永远都要照顾不好说话的那个人,而相对的轻视好说话的人,于是决定,自己变成一个不好说话的人。嗯,事儿是这么个事儿,但是理儿不是这么个理儿。如果一个人为了不好说话而不好说话,那他就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。

兹以为一个人好不好说话取决于两点:他有没有自己的主见和他对说话人的在意程度。如果没有自己的主见,不好说话只是表象,为了不好说话而不好说话很容易失掉人心。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。真正的做法应该是,对这件事,我有我的看法,但是,我也会尊重你的选择。如果我在乎你,只要不逾越我的底线。我会隐藏自己的看法,以你为主。

血缘关系、恋爱关系、婚姻关系,这些仅仅都只是外在的属性,是这些属性让我们智人构成了这个纷繁复杂的社会。但其实,人与人之间的交流,出去这些社会属性带来的特殊权利以外,其他的交流都是相通的。

比如:恋爱的时候,男生并不细心,没有发现女生的小变化,没有肯定女生的付出,女生便会有些许的不开心,说出来?事儿太小了,他会觉得是无理取闹的。不说?宝宝心里这么苦了,不说,他又不懂。怎么办呢?最好的办法就是,先记下来,然后,挑毛病,吵架。越说话越重,到最后:你一点都不在乎我,上次我XXX,你都不知道。我付出了这么多,你看得见么?

其实这种关系在团队里也司空见惯。在团队里小有成就,但是无人认可,时间长了,便会心生失落。怎么办呢?找事儿喽,挑理喽,不好好干喽。逮谁怼谁,越说话越重,到最后:我为这个团队付出了这么多,上次我XXX,你们都不知道。我付出了这么多,你们看得见么?

其实在这个过程中,毁掉两个人的关系或者说,毁掉团队凝聚力的并不是最后的争吵,而是为了宣泄自己的不满、为了挑起这次争吵,做的那一系列的准备:挑刺儿、挑事儿、不在乎,关系,也正是在这一次次的准备争吵的过程中,毁掉了。

好了,今天就叨逼叨到这里吧,一丝拙见,不成敬意。

一波毕业照引起的回忆杀~

  昨天下午(过了0点,只能叫昨天了,不睡觉的我好不习惯),无聊翻书时,突然想到起初中的毕业照,曾经被放在网页上,心血来潮的打开电脑,谷歌、bing、百度,三管齐下,半个小时以后,一无所获,2001级的毕业照都让我找到了,就是没找到2007级的,心灰意冷的我打算打开电脑,再随便搜索一波,就此打住的时候,突然间发现,当初的电子版的照片早就被我下载下来,他就那么静静的躺在我硬盘的角落,等待着我再次打开这个文件夹 ,这一等,就是好多年。

  打开照片,一张张稚嫩的脸,一件件深藏的心底的往事浮现在眼前,突然很想见一见这些同学,曾经我们无话不谈,曾经我们针锋相对,但现在呢?想一想,自上次毕业一别之后,也有七年了吧,有些人,自当年一别,也是七年未见了。

  和李宇一个照量,我就迸发出了一个要建微信群的想法,就在我决定要将号上的初中好友都拉进群的时候,我突然犹豫了,这样,会不会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打扰,大家现在都已经有了各自的生活,有了各自的奋斗目标,有了各自的生活圈子,我的一个念想,就在大家的生活里硬塞进这么一个群,也许接下来会塞进一个聚会,又或者是,一波新的朋友圈点赞、评论,大家能接受么?

  后来,我还是点了确定,看着群里的人数从18到30到38,最后稳定在47,我知道这个数字不会就此结束,还会再继续增加。当年的班里,有挚友,也有对头,七年分别后的再聚首,我们谁也做不到能和每个人都聊得来,但是,我就是想,能有这么一个还在活跃的群存在,虽说大家没办法抽出一个都有空的时间来进行一场大型的聚会,但是,三五个知己好友,相约一个晚饭,一次下午茶的时间还是有的,这,也许就是我建这个微信群存在的意义吧~

提笔,不知从何说起

  抱着录取通知书睡了一觉,醒来发现变成了毕业证书。四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一说转瞬即逝的四年,可是这期间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历历在目,仿佛昨天才经历过。仿佛我用了一天的时间,拿到录取通知书、买了火车票、开学报到、参加军训、报名青春在线、参加百团纳新、飘过了高数考试、报名了学生会、参加了素质形象大赛、带队了社会实践、换届、备战考研、退站、考研、准备二战、做毕业设计、答辩、拍毕业照、吃散伙饭、写离别感言……

  提笔,回忆四年,一时不知应该从何说起。我能回忆起每一个对我十分重要的故事的细节,从高考查成绩开始,到报学校,坐火车来报道,一时间,提笔就把这场回忆录写成了流水账,四年只按照时间线来串的话那可是无聊的狠呀。

  我曾写过一句话,大学四年仿佛是一个无限缩小的人生,大一犹如初生,懵懵懂懂的来到世间,对一切都一无所知,对一切都充满好奇;大二正值青年,略知一二,对未来满怀憧憬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想要有一番大作为;大三犹如中年,阅尽世事,开始学会放手,学会专注于一点;大四微缩的人生已进入暮年,回首一生,有兴奋,有激动,有泪水,很希望后来之人不会走上与自己相同的道路并因此而后悔,却殊不知,后悔,也是人生。毕业,千帆阅尽,归来仍是少年。

  人生就是一个循环,从不熟悉到熟悉,又从熟悉到不熟悉。一开始总会有人带你出发;慢慢的开始让你自己做决定;再后来,需要你带着别人出发;最后,放手,让他自己去完成;你将前往一个新的地方,以一个新人的身份重新出发。

  现实生活中,我23岁,是个新人,总会听到老人的唠叨:“你不应该这样,你应该那样,时间过得很快,你应该争分夺秒,不留遗憾”,很烦。微缩的人生中,我大四,进入暮年,经历过这场人生中大多数人可能经历过的一切,见到一些年轻人的放纵,也总会说:“你不应该这样,你应该那样,时间过得很快,你应该争分夺秒,不留遗憾”,会被嫌弃很烦。

  这两天我经常在想,四年时间很长么?感觉那个在百团纳新期间填了16张表的手机号的我就站在旁边;那个为了完成网站作业,一整个十一假期都泡在电脑前的我也还坐在那里;那个站在讲台上第一次做演讲双手一直在发抖冒冷汗的我,还在一遍一遍的回忆自己写的演讲稿。然而现在的我,已然大四,还剩几天我就要拿着自己的毕业证书,带着我从这里四年学到的一切,离开了。

  四年前,转账靠银行卡,犹记得余额宝当年的利息还很高,导致我把卡里所有的钱都放在了余额宝里,支付宝和微信提现还不需要手续费。那个时候,二维码还没有统治世界,买东西还是需要带钱包的;那个时候还没有饿了么和美团外卖,想吃饭还是需要出门吃的。大一的我还不太会用淘宝和美团,为了给朋友买双十一的零食礼物,我骑车去了大润发,拎着一大袋零食回来,跑到快递点再寄出去。和哥们去北门的景丰肥牛聚餐,为了省点钱,大家凑起来以一个人的名字办了张会员卡,结果还没有便宜多少。

  还记得大一大二的时候,网站中午出去聚餐,大家会不自觉的走到长廊,去点盖浇饭,把所有的菜都打在一个单子上,每个人都在等那个号码。付钱也是由一个人付现金,其他人支付宝转他。那个时候,好像的我们好像还流行过一波“人肉ATM”,你现金多么?那我支付宝转给你,你给我几张毛爷爷。

  生活就是这样,每个年纪有它标志性的事件,随着一些东西的诞生,另一些东西则会被深深的埋藏在记忆里,比如:吃饭付现金、景丰的那张会员卡、给班里交四六级报名费的那张转账单。也许在今后的某个慵懒的下午,我会像今天这样,把这些东西再从记忆深处挖掘出来,仔细的端详一番,再默默的放回去。我并不是在怀念那些东西,我怀念的是陪我一起经历过这种生活方式的那群人。

  我曾无数次说过,如果我认识的最小的一级学生毕业了,那么山理工这个地方,我大抵是不会再回来了,对一个地方的怀念源于对一群人的想念,如果没有人陪我一起回忆,那我宁愿把那段时光从记忆里抹去,回忆的魅力就在于产生共鸣,否则,它和内存卡里存储的那些0和1又有什么区别。

  先写到这儿吧,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结尾就引用楚门的那句话吧,“In case I don’t see you, good morning, good afternoon and good night”。

生日礼物小记

  你收到了我给你订的马卡龙,艾特我说,如果你知道里面是马卡龙你一定不会这么粗暴的对待他,莫名的有些伤感,或许是因为你能对待我送给你的东西好点并不是因为是我送的,而是因为这个东西本身很有吸引力,算了,也许你最近心情不好,对待每一件快递都是这样的吧。

  因为曾经经历的种种过往,我学会了对任何事情都不做过多的揣测,有些事儿,想多了头疼,想深了心疼。

  我学会了一句话,叫做,我以为的并不是我以为的。嗯,就是这样,睡觉。